• 0757-28098028

亿博娱乐

Profession News業界動態

2017-4-13天然氣分布式能源發展迎來“黃金時期”

  當前,我國的能源結構正處於油氣替代煤炭、非化石能源替代化石能源的雙重更替期。但由於太陽能、風能等可再生能源受資源、技術、地域等條件影響,短期內難以實現規模性替代。而天然氣作為低碳化石能源,則是能源轉型的戰略選擇。
 
  據了解,按照《能源發展“十三五規劃”》提出“到2020年把能源消費總量控製在50億噸標準煤以內,天然氣消費比重力爭達到10%”,相當於到2020年我國天然氣消費規模可能在3600億立方米,預計未來4年天然氣消費年均增量要達到400億立方米,而曆史上最好的年增量才250億立方米左右,所以說增長空間非常大。
 
  在近日舉辦的2017中國國際天然氣分布式能源產業高峰論壇上,多位專家就其發展現狀和未來趨勢給出了自己的觀點。“十三五”期間,天然氣成為我國能源轉型重要和現實的抓手。而作為天然氣領域改革的重要舉措,天然氣分布式能源的發展中機遇與挑戰始終相輔相成。
 
  分布式裝機體量增加
 
  一般來說,天然氣分布式能源是指利用天然氣為燃料,通過冷、熱、電三聯供等方式實現能源的梯級利用,綜合能源利用效率在70%以上,並在負荷中心就近實現現代能源供應方式。
 
  由於近兩年天然氣價格較高,天然氣分布式能源的經濟性大幅降低,已建成的分布式能源項目大部分正常運行,取得了一定的經濟、社會和環保效益,部分項目卻因並網、效益或技術等問題處於停頓狀態。但總體來看,天然氣分布式還是在不斷發展。
 
  數據顯示,截至2015年底,我國天然氣分布式能源項目(單機規模小於或等於50兆瓦,總裝機容量200兆瓦以下)共計288個,總裝機超過1112萬千瓦,主要集中在東部經濟發達地區。在2015年末,隨著我國天然氣價格下調0.7元/立方米,天然氣體製改革之路開啟,為天然氣分布式能源提供了新的發展契機,天然氣分布式能源市場又開始逐步複蘇。
 
  據了解,我國天然氣分布式能源以天然氣冷熱電聯供為主要建設形式。與傳統火電機組和熱電聯產相比,天然氣冷熱電聯供能夠同時滿足多重用能需求並實現多重功能目標,實現製冷、供熱及發電過程一體化,充分提高能源綜合利用效率,冷熱電充分消納的多聯供係統綜合能源利用率一般可以達到75%以上。
 
  國家電網北京經濟技術研究院科技部主任李敬如指出,近兩年,天然氣分布式能源建設已逐步進入實質性開發應用階段,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已有數十個天然氣分布式能源工程投入運行。
 
  “從目前來看,天然氣行業要獲得發展,一個重要方向就是發展天然氣分布式能源。與傳統的集中式能源係統相比,天然氣分布式能源具有節省輸配電投資、提高能源利用效率、實現對天然氣和電力雙重‘削峰填穀’。而且天然氣分布式能源設備啟停靈活,節能環保優勢明顯。”能源互聯研究者聶光輝告訴《中國產經新聞》記者。
 
  據了解,天然氣分布式能源能夠以自身的優勢替代一些傳統的供能方式。例如,傳統的煤炭鍋爐不僅耗能大,而且產生的汙染嚴重,一些建築可能會采取傳統方式以鋪設光伏板的形式進行發電,但是受製於天氣因素,這種供電方式並不穩定。另外,對於偏遠地區,分布式能夠完成區域內對冷熱電的需求,避免建設長輸管線和高壓電線。
 
  國家發展改革委國合中心國際能源研究所所長王進表示,油氣體製改革方案很快就會公布,後續相關的配套文件也會逐一出台。因此,“十三五”期間天然氣分布式能源產業的機遇會非常多。
 
  商業性成為發展瓶頸
 
  國務院參事室特約研究員、中國城市燃氣協會分布式能源專委會主任徐曉東表示,當前我國能源和電力依然麵臨產能過剩的問題,因此,天然氣分布式能源電力產出的消納問題也亟待解決。
 
  一位業內人士告訴《中國產經新聞》記者,可再生能源存在間歇性、不連續的特點,在發電過程中可能對電網造成功率的衝擊,影響用戶的用電質量,而天然氣分布式能源也存在投資大、運行費用高等缺點。擺在天然氣分布式能源麵前最大的問題就是如何提高其經濟性、商業性的問題。
 
  “天然氣分布式能源發電成本比較高,經濟性難以得到體現。目前,天然氣分布式能源的發電成本是煤炭發電成本的2倍至3倍,已超過全國大多數工商業電價,使其很難和傳統發電行業競爭。而且,天然氣分布式能源具有小型分散的特點,勢必會導致天然氣發電上網難的問題。” 中國建築(10.430, 0.39, 3.88%)西北設計研究院新能源設計研究中心運營部經理楊超告訴《中國產經新聞》記者。
 
  據了解,我國天然氣分布式能源項目的關鍵設備依然依賴進口,造成項目成本較高,這也是阻礙分布式能源推廣的原因之一。此外,由於天然氣分布式能源尚屬於新興能源行業,具有管理經驗和安裝維護經驗的工程師和技術工人較為稀缺,人工成本也不可忽略。這樣一來,天然氣分布式能源項目經濟可行性進一步減弱。
 
  除了經濟性不強之外,在現有補貼政策的實際執行中也存在異議。目前從國家層麵上並沒有對天然氣分布式進行明確的定義,但市場上以分布式為名義的項目很多,規模大小不一,沒有具體的名稱定義也導致補貼無法對應實施。這也給天然氣分布式能源的發展帶來了一定難度。
 
  天然氣分布式熱電聯產製造商——威邇徠德新能源商務部經理沈傑認為,現在大家都是摸著石頭過河,國家支持,前景也被看好,可企業真做起來會遇到一係列問題。天然氣發展最大的瓶頸是政策和氣價。國家層麵雖然大力推動天然氣分布式的發展,但地方上卻難以落地,全國僅有青島、長沙和上海三個地方出台了明確的天然氣分布式發電補貼政策。
 
  將與新能源協同發展
 
  需要指出的是,市場上很多人認為補貼政策對天然氣分布式能源項目收益至關重要,但項目的收益不能隻靠補貼。
 
  補貼政策在一個行業的發展過程中具有階段性的特點,未來隨著天然氣和電力行業的市場化,分布式發展日臻成熟後,補貼的金額後期將會逐步減少甚至被取消。因此天然氣分布式能源要健康發展,就必須創新思路,而不是僅僅局限於補貼。
 
  李先瑞認為,要實現到2020年天然氣占到總能耗的10%、可再生能源要占到15%這兩個目標,離不開天然氣分布式能源與可再生能源的協同發展。
 
  “把天然氣分布式能源和可再生能源耦合以後,取長補短,可以解決分布式能源投資高、運行費用高等問題,減輕用能成本。也有利於把不穩定能源轉化為穩定能源,把不穩定消化在微電網裏。”李先瑞指出,分布式能源的評價指標體係,就是綜合利用率要大於70%,而耦合後綜合利用率則可以達到80%、90%,甚至100%。同時,兩者組合以後可以與互聯網、微網兼容。
 
  據了解,天然氣分布式與新能源的結合發展在發電領域表現得更為明顯。資料顯示,天然氣電廠具有啟停迅速、運行靈活的特點,氣電與風電或光伏發電建立有機配合的“風氣互補”或“光氣互補”聯合機組,可有效解決目前的棄風、棄光問題,提升發電機組的總出力水平和電網運行可靠性。
 
 
  中國城市燃氣協會分布式能源專業委員會秘書長黃微指出,天然氣與新能源協同發展不僅僅局限於發電領域,未來可以嚐試在一定範圍的能源局域網係統內部,建立天然氣、新能源等多種能源的匯集,根據不同能源自身的特點,實現多能互補,從而打造整個能源係統的產供銷平衡,促進多種能源之間的協同發展。
 
  “分布式天然氣與可再生能源的協同發展,具有增強電網穩定性、提高能源係統效率等優勢。而且,天然氣分布式能源與可再生能源並不是互相競爭的關係。天然氣分布式能源與可再生能源的互補性及協同效應能夠顯著提升二者在能源結構中的競爭力。”中聖清潔能源投資(江蘇)有限公司大中國區經理陳海告訴《中國產經新聞》記者。
 
  雖然天然氣分布式與分布式可再生能源的協同發展具有多方麵的互補優勢,但我國分布式能源協同發展麵臨經濟性不佳、商業模式不成熟、融資成本高等多重障礙。因此,有業內人士建議,未來可以先在部分工業區或者開發區進行試點,當運作成熟後再擴大範圍進行推廣。
返回列表